你是否

你是否
可以故作感伤
可以故作在乎
仿佛一切都被太阳照耀
即便我知道
这是假意

但最终
我还是无法欺骗自己
无法越过山丘
就仿佛固执相信爱情存在一样
即便
知道那可能只是一场笑话
依然愿意飞蛾扑火

请让我安静读点书吧
书里面有我的文字
我的左边
我看见那是一个妈妈在离别之际对儿子这样说
如果你感受到的不是爱情
那就不要让别人有期待
这样真的会伤害那爱你的人
不要故作

少年呀
你要学会表达你的感情
毕竟生命那么短暂
怎么能把种子深埋心底
少年呀
你要勇敢活出属于你的生活
笑便笑,哭便哭
没有情绪的挤压
只有自由的呐喊

我有时候让你独自一人走在路上
是因为远方的风和清澈的云
会倾听你的声音
在那里
找寻失格的自己
这样才能不偏不倚的继续走下去

你是我不能接近的女子


你是我不能接近的女子
我也最害怕走进你的世界
就像我曾经走进过
你打开的那扇门
但后来
因为一只鸟离开了你的方向
所以天空再也没有留下你的我的痕迹
你捧着一束花
枯萎的还残存着泪水
无处流动

后来每当我走过你小路
我总不能不看一下你的灯是否还亮着
就像心里的烛光
跳跃着属于
我的语言
橘黄色的光从来也没有读懂过这语言

我生怕脚步会把窗前的鸽子惊跑
也就没有同样的小路让我走过
如果再次把你看见
我就想犯了错的孩子
轻轻拿着自己的灵魂溜掉
在无处安放的角落
看着流过你头顶的云
这感觉仿佛
拥抱了似是而非的你

为着不知所以的悲伤

为着鱼和天空的距离

为着飞蛾扑火的靠近你

为着在你面前却只能看着你

为着我拼命而又终将错过你

在最深的夜色里

我终于输给了泪水

我说过

不为你流一滴眼泪

可……

为着不知所以的悲伤

火色的黎明在燃烧

我的心里有一团火

喜欢你

却只能深埋心底

最终

我无法成为你的归途

而你

自有你的方向

如果你的灯塔仍然为我亮着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未曾入眠

我希望

你在书页上写下这样一行字

当爱已成往事

我未曾后悔

我向来也不愿把自己定位成什么人

一向觉得《简爱》里的灵魂平等最让我向往

可落在现实的窠臼里

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

也只能拍拍身上的尘土,说一声

受过的伤都会开出花

那是你的勋功章

就像我喜欢写点东西

每次都把诗歌写成白话

还觉得这样很好,不矫揉造作

其实自己根本不懂什么诗句

写上去的不过是自己的心情

以前梦里有一个老人对我说

你有一双爱笑的眼睛和一颗平静的心

可我想说

是否一个人笑的太天真,就会让世界忘记了他的认真

长大后,越痛越不觉声色

偶尔,你故作低头

别人就觉得你活的真累

其实,你是快乐的

而这,也只有你自己知道

从大二开始就喜欢听民谣了

有人说

有一个姑娘

当橘黄的灯光
拉长你孤独的背影
记忆的雨
带着点点泪光
倔强的神经
打湿清晨的梦

当苦痛的河水注入
可你
只用
明亮的微笑,融化一切
故作坚强的背后是
美丽的你

少年的你,天真中
带着遥远的梦
你的歌声里
也是朴素少年

快用你的脚步
追逐春天最后的闪电
你要知道
美好的你
就是世界独有的风景

时间从你的脸颊
一吻而过
弯弯曲曲的小路
留下你
深深浅浅的脚印

前方的道路
坎坷中带点荆棘
可你总会遇到
你要遇到的人
陪你一起走过

让我们相爱吧

《心形图书馆》晚上从图书馆出来,哇,夜色中的图书馆好像一个心形。

就是爱情,在大家的祝福下,这对新人走到了一起,祝他们一生幸福。

保护色


你看我多假意
风里都有祝语,手里还有你的记忆
情绪里填满真诚
注定散落在黑夜里

你看我多爱笑
伤口还在盐里走
曲折的懦弱装饰在夹缝里
褪不去的保护色
演绎世界的妥协

你看我多感动
情绪里煽着虚假
即使一切都不曾发生
我也习惯了假意的眼泪

你看我多暧昧
隔着朋友的保护色
编织着情话
感情那么廉价
越爱越让人敬畏

伪装下的保护色
友情里挥霍
为何你
不勇敢一点
火的热烈

平静的海面

© OliveBranch | Powered by LOFTER